不如取个‘荣光的‘荣’字,冷冽帝王改为小祝荣,可好?曾水良灵感突现,剑持背后,手抚青须,微然一笑,轻声回说。

胡勒根:逃妃昨晚儿玉花来信,他睡得糊里巴涂的。玉花见宋顺才完全清醒了,冷冽帝王于是问:听人说你是奉天督军府的,来买大豆、高粱来了?是啊,要不是这趟差事,还到不了这儿呢。

逃妃这在老婆跟前是难以找到的感觉。十六岁上关东,冷冽帝王当学徒学经商,十几年了,啥罪都受过,啥苦都吃过。呀,逃妃这么长时间没动静,不知咋样了。

他的意思我全懂,冷冽帝王对你提的任何要求,我都会满足你的。玉花倒杯水送跟前,逃妃扶着宋顺才喝了下去。

他吓得一哆嗦,冷冽帝王睁开眼睛一看,冷冽帝王这不是自家的天花板吗?想一想刚才情景,玉花跟人家走了,半晌没缓过神来,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,四、五年的感情就这么完了吗?买卖不做也不能把你让出去呀。

逃妃玉花说:你知道大粮商为什么不卖给你吗?就是怕你不给钱。不…不是的,冷冽帝王我…我没有抢,真…真的是…是姐姐让给我的…安雨萱慌乱的说。

安冰雅从小就讨厌安兰雪这个爱做做的妹妹,逃妃一直心疼雨萱,在安家中,就她对安雨萱最好。安兰雪一见着安冰雅,冷冽帝王暗暗的啧了一声,接着跑到安冰雅面前,甜甜的说:雅姐姐,你回来了。

安冰雅却冷冷的说:逃妃请你起开,不要挡在我面前。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冷冽帝王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